周迅张译于和伟张子枫朱媛媛的表演,精彩!

1905电影网专稿 2022年春节档正热,吴京、易烊千玺、刘昊然、魏翔、章宇、陈永胜等在各自主演的电影里,都有出色的演技表现,有目共睹。

回顾2021年中国电影的表演成绩单,一众实力派演员通过精准的动作细节、深厚的台词功力、克制内敛的表演张力和丰富的表演层次,为观众奉上了一个个让人久久难忘的银幕人物。

以周迅、张译、于和伟、张子枫、朱媛媛五位演员为例,中国电影报道特邀中央戏剧学院教授李红,透过专业分析,一同欣赏他们在电影里的最美表演。

《我的姐姐》 朱媛媛

在表演中,精准的细节能够揭示角色的情感世界和个性特征。朱媛媛在《我的姐姐》中就有善用细节塑造人物的表演技巧。在咖啡厅和安然发生一番争执后,她把刚上的咖啡打包,用舔咖啡杯的边缘这么一个微小的动作来收戏,不需要一句台词,就鲜活体现姑妈勤俭节约的家庭主妇形象。

还有安然在医院告诉姑妈她小时候被姑父偷看洗澡,朱媛媛听到这个消息后,将情绪融入到她拧毛巾的动作和节奏中。这是她第二次拧毛巾,力量和第一次完全不同,她的震惊、愤怒、无奈、等各种复杂情绪都混合在一起。电影镜头没有正面拍摄她的表情,而是通过她的背影,通过用力拧毛巾的动作和声音传递出她内心的所有情绪。

朱媛媛曾在采访中表示,过去几年她没有出来演戏,而是围绕着家庭转,正因如此,她真切体验到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点滴生活,在生活中不断磨砺、观察、沉淀、汲取,最后变成她表演的营养和底气,在演绎角色时绽放出真实生活的底色。

比起在镜头前肆意妄为地外放秀演技,克制内敛的表达更能为角色带来张力和魅力。同样是《我的姐姐》里的朱媛媛,在和安然吃西瓜这场戏里,她用轻描淡写又暗流涌动的方式来处理自身悲情的故事和沉重的氛围。

“套娃也不是非要装进同一个套子里头”,她没有慷慨激昂地陈述自己逃脱不了抚养弟弟的宿命,语言很平淡,眼神甚至有些呆滞,却将她的酸楚和对安然的期许含蓄又准确地表现了出来。在这场戏最后,朱媛媛起身看了看俄罗斯套娃,这时候楼下有顾客喊她,她又立马把自己拽回到现实中。

亲情的羁绊和生活的无奈将这个角色逼迫得无比坚韧,面对同样陷入困境的侄女,姑妈短暂地把坚硬的盔甲卸下,第一次当着她面流下了泪水,很快又坚强起来,继续投入到生活中,朱媛媛用一连串内敛沉稳的表演让角色变得丰满、立体。

《悬崖之上》于和伟

于和伟在《悬崖之上》里饰演潜伏特工周乙,有一场戏他在收获情报后,在车里单手烧纸,最后用手挫灭了烧纸的灰烬。作为打入敌人内部、经验丰富的特工,周乙时刻都在刀尖上行走,时刻都处于暴露身份的危险境地之中,因此在获得情报信息时,他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据了解,这个细节动作不在原剧本里,于和伟主动发挥,提议演绎徒手烧纸,把情报烧得干净彻底,更好地表现出角色的老练、谨慎和刚毅。

灵感迸发是基于演员对角色的充分认知,于和伟在《悬崖之上》里的表演还有许多细节值得玩味。在电影结尾,张宪臣即将被枪决,周乙作为卧底只能看着同志慷慨赴死,束手无策。于和伟在这场戏里叼着烟假装淡定,在枪决的那一刻他还是不禁颤抖了一下,这个颤抖是他对牺牲同志的悲痛,对敌人愤恨和隐忍的点睛体现。

颤抖过后,他立刻调整状态,用低头点烟的动作来掩饰自己不该流露出的情绪,巧妙躲过特务科科长的观察和怀疑。于和伟正是“吃透”了角色,才能够找到一个个极其精准的动作细节来表现人物的生理和心理特质。

《悬崖之上》张译

当剧本台词写定,如何精准传达台词背后的人物情感和其中深意,更加考验演员的功力。“老周!”当《悬崖之上》张译饰演的张宪臣见到周乙时,他艰难说出了这两个字,这个称呼一出现,就说明两人先前认识,也瞬间表明了周乙的卧底特工身份,这是这部谍战电影的关键身份揭晓点。

在张译说出“老周”的时候,他并不是很随意地叫出来,先前他被特务科严刑拷打,他叫出名字的那一刻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声音嘶哑又力竭,在张译的声音演绎下,短短两个字饱含丰富的内容和情感。“还有吗?”在诀别之际,周乙问他还有什么要交代他的事,张译先是摇头,然后点头、握手道别,下车,随后又转身回来说道,“还真有件小事,马迭尔宾馆前面的小叫花子里头,有我和王郁的孩子。”

张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带颤抖和哽咽,他说这番话相当于遗嘱,想把孩子托付给周乙,又不想给对方太大压力,这是演员对角色心理规定情境的一个非常好的展现。

《盛夏未来》张子枫

演员表演一个角色应该是复杂多面的,以《盛夏未来》的张子枫为例,在一场戏里,她的表演就可以呈现出丰富的层次。片中,吴磊饰演的郑宇星在夜店模拟DJ为张子枫饰演的陈辰播放歌曲,并让她缓缓往上伸起手,一同感受音乐的动感氛围,张子枫伸手时的表情带有一丝疑惑和好奇。

随后,郑宇星问她喜不喜欢,张子枫有节奏地表现出害羞、喜悦、悸动等多种表情情绪的变化,在短短时间内演绎出一个从未谈过恋爱,又对爱情心生向往的青涩女孩形象。

《第十一回》周迅

周迅在《第十一回》里饰演母亲金财铃,她有三场关键戏,分别吃了三次饭,却呈现出三种不同的吃法,表演层次条理分明。第一次是她边吃边对丈夫马福礼发脾气,之所以发脾气不完全针对马福礼,主要是刚才和女儿发生了争执。她先是在言语上对马福礼发怒,马福礼转身离开后,她立马向他丢筷子发泄情绪,紧接着又抄起马福礼的筷子继续夹菜。

周迅的这一连串表演没有完全靠描绘性的语言,而是用丢筷子和夹菜的行动和动作,将两个人物的关系和她内心的气愤,以及借机把火发在马福礼身上这点精准表现了出来。

第二次吃饭戏的戏剧冲突更大,面对女儿未成年怀孕还不愿堕胎的情况,周迅没有简单粗暴的用发飙来诠释她的愤怒,而是一直在咀嚼饭菜,甚至没有下咽过一次。

每当女儿用反抗的言语和动作来刺激她和马福礼,周迅吃饭的表情和动作都是有停顿、有反应,有节奏快慢的变化。这顿饭吃得让她难以下咽,味同嚼蜡,沉默里的爆发更令人不寒而栗。

第三次则最为平静,金财铃心里的五味杂陈以及发现女儿已经堕胎,最终都化解为最平淡的一次吃饭里。三个节点,周迅用三种不同的处理方式来表现,这是源自她对现实生活的观察认知和丰富表演经验的深刻体悟。

优秀的演员用优秀的表演赋予角色生命和温度,相信在2022年,中国电影市场还会出现越来越多的优质作品,涌现越来越多演员们的高光时刻。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