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现实与想象完全不同,即使现在,我也从来没有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是大人。